亚马逊,万亿帝国从卖书开始

32岁的Jeff Bezos在D.E Shaw工作时,就已经是一名年轻的高级副总裁。在90年代,Bezos曾读到一篇报道,称互联网正在以每年2300%的速度发展。为了赶上互联网的趋势,他就开始分析网路上会成功的产品。他列出了一份清单,其中包含20种产品分类。

而位列这个清单首位的,则是图书。

Numerai, 对冲基金的未来?

Jams Simons (文艺复兴科技的创始人,旗下的大奖章基金是历史上回报率最高的基金之一,除去管理费,为每年66%),曾说过文艺复兴公司高额回报的秘诀:

If you’re going to trade using models, you just slavishly use the models. You do whatever the hell it says no matter how smart or dumb you might think it is at that moment and that turned out to be a wonderful decision.

哈佛教授告诉你产品10倍的改进背后的心理学原理

要在一个市场产生独占优势,就需要在技术上比最接近的替代品改善10倍以上 – 彼得•蒂尔 从零到一

Proprietary technology must be at least 10 times better than its closest substitute in some important dimension to lead to a real monopolistic advantage
– Peter Thiel, Zero to One

优剪,下一个十亿美金的独角兽?

深圳的优剪最近很火,全国600多家门店,深圳有300多家,而这只用了四年。

[Part 2]React App 通过 AWS S3 存储,cloudfront CDN 优化并通过Google Search Console 做搜索引擎优化 SEO

第二部分:将React App 针对SEO进行优化并将网址添加到Google Search Console

[Part 1]React App 通过 AWS S3 存储,cloudfront CDN 加速并通过Google Search Console 做搜索引擎优化 SEO

第一部分:将React App上传到AWS S3 并通过Cloudfront CDN加速

阿西莫夫最后为什么选择盖娅?

在阿西莫夫的描述中,盖娅是somehow 把有机物和无机物链接为一个整体,里面的树,空气,整个星球都被链接在一起。

但阿西莫夫没有考虑到的是人造物–机器的数量正在以飞速增长。想想看,你的电灯,手机,电脑,洗衣机,打印机,电子书,各类电器链接在一起是什么。

IoT Internet of Things

时间管理工具

我想提下针对自身如何来选择时间管理工具技巧的大方向。

[React] create-react-app

对于一个React的项目,建立好一个良好的开发环境是非常必要的。事实上,为了省去配置的困难,FB开发了create-react-app来架设好需要的环境。

时间管理核心

时间管理的本质,就是抓住生命的精髓。

慕课证书对留学申请的帮助

我个人觉得可能有些帮助的应该是extension school.

51%双花攻击

大概在一个月前,比特币黄金遭受了攻击,超过1800万美金价值的代币从交易所被盗取。不同于我们常见的针对交易所漏洞的攻击,这一次是对比特币黄金的51%双花攻击。

IPFS-intro

IPFS是一套可以实现分布式存储和网络共享的文件协议。

Exchange

去中心化交易所(Decentralized Exchange, DEX)发展到现在,衍生出了很多不同的模型。因为自己有在做项目,无意研究了一些,分享一些我觉得有创新点的项目。

ICO, 从石器时代到现代

石器时代

在过去,一个人如果想要开自己的企业,初始资金的来源往往是自己的积蓄或者是朋友亲戚的赞助。因为如果不是一家上市公司,公司需要自负盈亏。而对于上市公司来说,传统的公司股票价格是由利润决定的。equity=assets-liabilities。股东的权力=资产-负债。

只有利润够大,才能够获得更高的股票价格,增加公司的市值。但这种计算方式也同样增加了融资的难度。VC对公司的投资也许经过很长的时间才能够通过公司的获利,股价提升获得回报。而这种回报往往并不大,也就无法刺激VC在早期为公司注入资金。

青铜时代

随着一批互联网公司的出现,股票的计算方式也随之变化。由传统的利润决定价值变化为客户生命周期价值(Life time value)。life time value的计算方法是预估出一个客户使用公司产品的周期,乘以产品的价格和使用频率,最终计算出一个客户能够给公司带来多少的营收。

举个例子。假设现在要计算苹果云用户的life time value. 一位用户刚买了苹果手机,之后他开通了苹果的云服务,因为苹果手机的储存容量实在是不够他用的。他买了一个月5G的套餐,每月付5元。考虑到这个用户的年龄30岁,很有可能他会一直使用苹果的产品到60岁,那么这20年间他都需要为这个云服务付费。所以该用户在云存储服务上的Life time value就是:

20x12x5=1200元

考虑到成本只占20%,所以最终的单一用户利润就是960,而股价就与960挂钩。

但是如果我们按照传统的计算方法,按照企业的年利润来计算的话,那最终的股价只会与48元挂钩,这其中存在着20倍的差距。

当然,每个人对于用户的使用周期都会做出不一样的估计,20年也许太少了。但是人们都开始使用life time value作为股票价值的估算方法。

life time value

我觉得出现这样趋势的原因主要有三种:

第一是很多新兴的互联网企业往往是做大型的平台,而平台往往会发展成为monopoly (独角兽)。因为在平台上,常常会有winer takes all的情况出现。只要一方具有了很大的优势(资金,用户),老的用户依靠着社交网络连接很容易吸引新的用户加入,而资金优势大的一方很可能会获得更大的资金注入,从而进一步扩大竞争优势。而只要成为了独角兽,靠着庞大的资金支持与广大的用户群体,后来者有很高的entrance barrier(进入门槛),这就保证了互联网公司能够连续称霸。

第二是垄断的平台通过垄断获取的巨额利润。高科技公司通过伪装自己的真实市场(往往是某个较大的利基市场)来躲避监管。高科技公司设置更多的产品线,其意图往往不是为了扩展市场,而是将自己的“用户市场”扩大,声称自己在高科技市场里只是一条小鱼,从而躲避政府制裁。

但在属于一家公司的真实市场里,它就有了定价权。因为用户没有其他的选项,只能够选择该公司的服务,所以公司就能够赚取高额的利润,也就大幅的拉升了股价。

第三是很多的互联网公司往往没有获得利润就上市。这样来看的话,传统的计算方式根本就无法使用。因为算出来的equity是负的。但是这并不表明公司处于劣势中。

一种情况是一大笔资金也许用于拓宽市场或者进行研发,而这些早期投入也算入了成本当中。但如果减去这笔资金,就能够看到其实公司是存在盈利的。不过为了拓宽市场,就重新做了投资。

另一种情况是,科技公司为了提升自己的竞争能力与公司发展策略,故意将大笔的资金流向在财报上隐藏。普通的韭菜无法根据财报来判断公司的盈亏。这样也许反映出公司很大的花销,但的确增强了公司的竞争力与发展潜力。

还有一种情况是受困于winner takes all的法则,公司没办法不把大笔的资金投入到市场的占领和开拓当中。因为只要有稍微的迟疑,一家科技公司很容易就会被后来的竞争者弯道超车,最终被彻底击败。所以它必须保持冲刺,花费大量的资金去占领市场。

伴随着公司股价计算公式的变化,VC也越来越多参与到公司早期的投资中。因为早期的投入到公司上市非常短的时间内,VC可以获得巨额的回报。这种成百上千倍的回报就可以让投资公司投资一大批的新创企业,只要有一个独角兽出现,VC就能够获得很高的回报率。但是.com建立起来的游戏规则伴随着区块链ICO的出现被彻底改变。

铁器时代

ICO带来的改变在基金会渐渐取代了公司,而代币取代了股权。

(代币=token=通证,数字货币=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大致可以认为代币和数字货币指的是一样的东西(当然从技术角度讲是不一样的)

公司是以盈利为目的的。通过早期不断的努力来抢占市场,开发产品,来获得后期的回报。但基金会不是, 基金会依靠群众捐赠的资金来从事非盈利事业。

ICO使得团队获得了早期众筹的资金来开发开源的软件和项目。而众筹者可以获得代币,代币则被用来支付项目开发完成后的服务。

因为ICO众筹后众筹者获得的是代币,而代币只是被用作以后团队开发服务的支付方式,所以团队事实上没有卖出任何自己目前的东西,只是给众筹者了一个未来的服务。

所以如果团队是以公司的形式,那么股权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但团队却获得了大量的启动资金。而且因为大多数的项目都是开源的,这也就意味着最终的产品大家都能够免费获取。这样看来,公司的架构是没有必要的,早期的大量资金,免费的产品都帮助公司慢慢转变成为基金会。

除了架构上的变化,ICO兴起的根本原因在于:区块链转变了代币的计算方式。

代币的价格没有一个可以计算的方式,它完完全全取决于供需关系,也就是交易所的价格。

当然供需关系是由人的个体决定的,而人买和卖的决定产生于人们对一个代币的信心。

就以最近的币安被骇事件为例,代币价格下跌是因为人们产生了对交易所安全性的质疑,导致对数字货币信心动摇,从而大量抛售使得价格下跌。

而大家大幅增加对某一数字的购买也许是因为这个开发团队非常的负责,增强了大家对其开发完成的信心,或者是某个MIT的教授加入了团队中,采用了更高级的技术,保证了安全性…

这种完完全全的脱钩计算方式为早期的投资带来了大量的回报,相比较高科技企业千百倍的回报,在加密货币中能够实现上万倍乃至十万倍的超巨额回报。这极大的刺激了投资机构的参与,只要能够选中一匹黑马,投资几万个项目都不是问题。这种狂热伴随着2017年ICO的兴起也很快的出现。

因为可能获得的巨大收益,而参与代币发行的机会只有一次,日后只能够通过交易所进行购买。不过交易所上架的期限也许很长,一些项目还存在锁币期。这就造成了赌一次定胜负,赢就是千万倍的回报的游戏规则,更增加了游戏的刺激性。

所以每个人和投资机构都开始为项目团队越来越早的注入所需要的开发资金,甚至只要画个大饼(白皮书和网站)就能够圈到钱。游戏规则也被彻底的改变。

除了投资方面,ICO在项目开发的创举在于:一,使团队早期获得了大量的资金和社群支持。二,使得被使用的代币获得了投资属性,好好做事就能让自己发家致富。

ICO吸引了大量的资金和社群。大笔的资金因为日后可能获得的回报被注入,甚至在项目还未开始前。ICO为小规模团队带来了比支持到项目结束所需资金还多的多的金额数量,这保证了项目开发者的资金支持和专注。不必为寻找资金而奔波,也为项目成功带来了巨大的资金优势。

更为重要的是,融资同时保持了团队的独立性和控制权。团队虽然需要考虑到代币投资人的权益,但他们对于一个项目有100%的控制力。(大多数情况)他们可以去做任何自己想要做的,也许短期无法获得回报,但长期来看是有益的事情。

社群因为项目的愿景而被吸引和聚集,而社群的诸多投资人都是项目的第一批试用者。没有了早期高额的user acquisition cost, 也同时提升了用户的参与度和反馈性。这样协作出来的产品更容易受到欢迎。

而且open source的方法也让大量的开发者参与到项目的开发,小的团队也能够带领大批的开发者去开发一个复杂的系统,每个开发者也从帮助项目开发中获得了token回报。而众多的开发者更为项目带来了大量的可能性和提升的可靠性。

认真做事就能够盈利。代币除了发给投资人之外,很大的一部分也分配给团队。所以团队除了初始获得的启动资金,还有一大笔资金是以自己发行的代币形式保留的。这样如果团队按照白皮书的计划好好地去完成这个项目,他们就可以借由升值的代币,获得更多的日后维护项目费用。这样,代币的价值与自己的利益也是相互关联的,就如同上市公司的股价也会影响员工持有股票的价值。只要保证认真做项目,就能够获得更多的资金。

ICO所带来的这些好处刺激了投资人早期的慷慨资助,也让更多的企业和基金会在一开始就获得了巨大的竞争优势。这促进了资本的有益流动也给世界带来了更多的价值。

但全新的ICO方式也面临着很多的问题:

基金会沦为洗钱的工具。虽然披着基金会的外壳,但本质上则是通过基金会这种声称的“非盈利机构”,进行各种洗钱活动。因为全球对基金会的监管弱于公司,也让更多的非法手段找到了合适的外衣。

ICO的方式违反人们的日常习惯。我们从小就被教导,学会去推迟奖励。但ICO则在一开始就给团队的成员带来的巨额的奖励,这与我们的社会要求是相反的。所以也导致很多的团队拿到钱后就跑路,使大量的项目流产。

区块链需要外部的信任来启动。经济学人曾把区块链称为trust machine,称它是产生信任的机器。但是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却需要外部的信任来驱动这个最初的过程。这就导致了大佬站台,资本站台和交易所站台,三站台。而这些机构也都知道他们给予的信任是要明码标价的,所以团队很多的资金都被这些站台者拿走。而更多被站台的空气币也随之出现。大量的资金流向了这三者,留给团队开发的也就变少了。

ICO做为一种全新的融资方法极大的增强了资本的流通性,也完全改变了软件开发行业的商业模式。但是它也同样有很多的缺点与不完美。

从ICO的出现到现在,我们看到了市场正变得更加的清醒和高效,越来越多的投资者也学会擦亮双眼来认真审视每个项目。希望市场能够更好的调节存在的问题,更加高效的促进资金的流动。

个人发展与鸡汤

个人发展与鸡汤是两种不同的东西。

鸡汤强调的是如何通过各种手段来达到你的目标,每天激励自己去追寻那些所谓的“结果”。

但个人发展绝不是这样。个人发展会问你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为什么。
你做这件事的目的是什么?这是你的目标么?这是否是社会强加于你的虚假的承诺?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你如何来实现自己的人生目的?你的目标是否是社会环境对于你的影响?

我们什么时候去搜寻鸡汤呢?当我们非常想要去达到某种目的时。我们探寻着各种各样的方法,但是我们忽略了个人发展中的关键问题–这是我想要的么?很多时候,我们只是羡慕那些所谓的“成功人士”,我们看见他们身上的光环就不能够自己,也非常想要,我们就通过鸡汤来喂养自己,让自己快快达到。但当我们看见成功背后的辛苦时,就想要用更多的鸡汤来让自己挺过去。但不幸的是,大多数人都倒在了通向成功之路上,他们失望,迷惘乃至对人生失去信心。

但是那些所谓的成功者呢?他们的不择手段直到结束的那一点才真正看清自己所付出的代价,这真的是我想要的结局么?

对于个人发展者来说,则是另一番图景。很多人之所以能够创造伟大,是因为他们的所做所为发自自身。不同于鸡汤营养者由外而内的探寻,鸡汤者总是选择去做这件事,然后才找到自己去这样做的理由,而且很多时候他们找到的都是借口。个人发展者是由内而外的,他们问自己我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采取怎样的行动来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他们的每一步都是事先计划好,才去采取行动。

由内而外不仅仅让个人发展者实现考虑清楚问题,更给予了他们自己最为珍贵的动力–热情。不论是完成一份伟大的事业,抑或是开拓崭新的天地,这真的很困难。这其中会有无数的失败,尝试,挫折,但真正驱动这些个人发展者的不是那些人性中共有的欲望,而是自己对于事物,对于生命,对于整个世界的热爱。他们不受自我良心的拷问,为了达成目的不惜牺牲全部,因为他们把内心作为自己前进的罗盘;他们也不受社会风气的干扰,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们更不会轻易的放弃,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所走的路就是我生命的意义。当他们成功时,他们感受到的不仅仅是那份满足感,更有着有着与内心,与生命交流的快乐。I am living, not just alive.

除此之外,鸡汤基于的是幻想,而个人发展则给予科学与现实。

鸡汤告诉你如何每天给自己打气,大喊:“我能行”;个人发展则告诉你大脑的知识,人类潜意识的脆弱性,如何利用大脑的启动效应来更快地实现自己的目标。鸡汤告诉你面对现实不要放弃,别人怎么怎么样;个人发展则通过环境与潜意识的相互作用告诉你,环境是改变自己行为的杠杆,如何找寻富有力量与鼓励的环境,如何通过改变自身的社交圈来加速自我的转变。鸡汤告诉你跑步是好的,快来跑吧,别人都减肥多少,瘦成什么样了;但个人发展告诉你跑步过后对于精力的影响,如何将跑步融入个人生活习惯来最大限度地改善生活。

我们总是太过于去想要做什么了,却忽视了行为背后的目的。鸡汤也避而远之,唯恐避之不及。个人发展却选择去拥抱这个最为核心的问题,因为这才是一切问题的答案。

发现模式

有时候,认识到真相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需要不断地分析自己行为的数据,来发现潜藏在日常行为背后的模式。

彼得·圣吉所提出的系统思考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发现行为背后的模式。而他认为,通过学习最为基本的系统模式能够令我们更加方便地识别这些行为背后的现象。

他指出了两种最为常见的基本模式:增长极限模式与转移负担模式。前一种指的是原本的指数式增长停滞了,原先的指数增长是由正反馈因素驱动的。我们都了解高中生物所讲的S型曲线,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反馈的影响因素逐渐变为了负反馈的因素。正是这些负反馈阻碍了进一步的增长,想要恢复增长的关键就在于识别系统背后的限制因素,并使系统恢复到指数式的增长中。

转移负担模式指的是我们在面对棘手的问题时,总是倾向于选择容易的解决方法,这种方式的确减轻了症状,但却没有改进深层次的问题。而且由于它对于症状的缓解,我们反而失去了对于深层次症状的关注。深层的问题不断恶化,也使系统的问题的解决变得愈发困难。

他提出的这些模式是具有普适性的。在个人发展领域,最为常见的就是转移负担模式。我们总是倾向于忽略自己深层次的想法与诉求,在日常生活的琐事中消耗了自己的精力,并通过各种各样的缓解方式来消除痛苦。

最为常见的就是对于人生目标的探索,听从内心的想法。大多数人都对于自己的未来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与计划。面对夜深时刻内心对于自己的拷问,我们总在逃避:“还有一大堆作业要做”,“我快要忙死了,哪里有时间去想这些”“别再关注这些’没用的’想法了,想点现实点的”。我们可以用各种各样的活动去消减自己对于内心的拷问。我们把自己泡在综艺节目里,我们放任于游戏世界,我们夜聊开着无聊的玩笑。但是根本的问题总没能得到解决。

我们也总能够看到很多中年出来创业的人。当然,很多人说他们是在年轻的时候去积累自己的经验与能力,等到积累到一定程度了再去社会上挑战。但是,在我看来,是很多的人再也受不了内心对自己的拷问,因为他们遭遇了“中年危机”。

我们一直在拖延,拖延,逃避着最为关键的问题,直到美好的岁月都已经荒废,才回过头来解决。而更多的人则选择了彻底的逃避,白白的走过这一生。真的很让人痛心啊。

除了对于人生目标的回避,另一个导致上述两种模式不断出现的则是–上瘾行为。

人类的大脑由两种力量共同塑造而成,一种是生物性的,另一种则是文化性的。文化性的力量给予我们知识,让我们能够发展科技与智慧,而生物性的大脑则早早就形成了,我们的大脑与人类出现时并无二异。

上瘾行为激发我们大脑中的奖励回路(reward circuitry),让我们分泌更多的多巴胺,而多巴胺反过来又强化了这一过程。上瘾行为是无意识的,它们不断地激发我们的神经,吸引着我们去满足自己的一个又一个快感。上瘾的行为越强,我们对自我的掌控能力就越弱,而且克服上瘾行为所需要的力量也就越大。

快感与幸福感是不相同的。快感是生物性的,而满足感则是文化性的。快感的增强则让我们对于满足感的需求削弱了。我们不再关注于达到目标,与人们建立联系,而只是想要用多巴胺去喂养自己的大脑。

互联网的出现则使现有的情形更佳恶化。便捷的网络,让我们对于快感的需求能够立刻得到满足。流媒体的出现,让网络色情片得以迅速的传播,只要输入网址,就能够马上观看;打开播放器,无数的综艺节目就能立刻喂饱你对快乐渴求的大脑……

从长远来看,立刻得到的满足取代了长远的计划,我们也越来越不擅长去推迟自己的满足感来实现更大的目标。每当我们想要做出改变时,这些固化的行为与习惯就不断地拉扯着我们,抵制着想要做出的改变,而改变的困难反过来又在日常的行为中不断地强化着这些上瘾行为,让改变愈加困难重重。

很多时候,这些上瘾的行为就是系统模式背后的限制因素。这些上瘾的负反馈影响着我们正反馈的进步。我们改进自身却忽视这些上瘾行为,直到他们足够强劲,为时已晚。

我们人类是擅长去发现模式的。发现这些真相吧,让我们看清现实。

认识现实

对人来说,最难的莫过于认清自己了。认清当下的现实。

这样的比喻也被重复了很多遍吧。我们把自己对现实的理解比为我们在世界上行走的地图,地图越为准确,你为自己目标所制定的计划与路线也就更为准确,这样才能够保证越为准确,迅速地到达自己的目的地。

关于认清现实的重要性不必多说。因为看清自己本身就具有一种力量,也许你目前并不知道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但你已经向着解决问题迈出了一大步。

我想要分享两种认清现实的很棒的方法。第一种就是记录事件与时间。

很多时候,当我们回想过去的日程时候,注意到的只是那些尖峰时刻(peak point)。也许你这一整天都过的很不好,但晚上见到了心仪的妹子,觉得很开心,今天一定棒极了。我们倾向于记忆那些波峰与低谷,而忽略了中间的过程。

蝙蝠侠中Bruce在回答reachel你是谁的疑问时说:“It is not who I am underneath,but what I do that defines me.” 当然,刨去蝙蝠侠有意暴露自己这点,我认为他说的很对,我们的行为定义了我们是谁。

当然,很多时候,人们为了看清自己,往往会去找到时间记录软件,记下自己的时间分配,然后比较自己在各个时间上的花费来看清自己。这样当然会有一定的效果,但他们忽略了自己潜藏在时间背后的行为。而真正能够定义行为的不是脑子里灵光一闪采取的随意行动,而是日积月累,每天去不断强化的–习惯。

习惯才是真正定义一个人的关键所在。当我们去做一件事情时,我们大脑中负责该神经区域的突触连接处就会被缠绕上一圈又一圈的髓鞘质。髓鞘质越厚,其对于突触连接的绝缘能力就越强,神经递质传递的速度就会越快。我们所具有的技能也就在被强化着。当我们重复那些早已固定的习惯时,我们就在不断地强化自己的神经连接。而这些强化的神经连接也就构成了我们认知的基础。

所以,习惯实际上是在不断地塑造着我们的大脑。而正是这些习惯决定了我们自身。

当然,每个人定义习惯的方式不同。不论是21天,30天还是60天。我们需要的不是观察自己时间的分配,而是通过把握自己一段时间内的行为,来揭示自身存在的习惯。

另一个揭示现实的有用工具则是左手栏。

左手栏的方法是由行动科学的领军人物–阿吉里斯发明的。

其实它操作起来也非常方便。在一张纸的右边记录下自己和别人的真实谈话或者真实场景中的情形,在左边这一栏写下自己的所思所想,那些想要说却没能说出口的话语。

通过比较这两栏,就能够发现那些你所忽视的真相。很多的时候,我们是言行不一的,通过这样的方式就能够展现出自己真实的想法与实际行为的差距。

当然不是说言行一致不好。言行的不一致并不是表明我们自身的虚伪,而是真实的展现了我们的愿景与自身现实的差距。我们所声称的就是我们的愿景,那些我们想要达到的目标;而真实情景下自己所思所想才是切切实实的现实。

认识到了这一点,我们就要做出改变。不论是降低自我的愿景来满足现实不断增大的压力,还是通过不断地努力,加大自己的投入来达到自己计划的目标,每个人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但在我看来,降低愿景并没能够真正解决问题,唯有抵住增加的压力,迎难而上才能够解决根本的问题。

这两种方法能够极大的帮助我们发现隐藏在意识背后的真相,但我们还需要一些更为强大的工具来认识现实–识别模式。

领导力

关于领导力,我认为杰克·韦尔奇(GE公司前总裁)说的这句话展现出了领导力的精髓:
“Before you are a leader, success is all about growing yourself.
When you become a leader, success is all about growing others.”
(在你成为领导之前,成功的全部就是自我成长;
当你成为领导之后,成功的全部就是帮助他人成长。)

自我成长(或者说个人发展)与发展一个企业,或者说一个组织的内核是相一致的,都是关于让一个生态系统获得成长。

我们自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生态系统,我们体内的每一个细胞,甚至是每一个分子相互作用来保证我们机体的正常运转。同样的,对于一个企业和组织来说,它们也是由员工,用户以及产品所构成的复杂的机体,它们也存在着相互的作用。

对于个人而言,大脑就是领导,而在一个组织中,领袖则是领导。

所以,当我们想方设法来让自身进步时,这与让一个组织进步的原理是相同的。完美的情况下,通过个人的发展我们会看到自身所展现出的指数式增长,那条非常完美的曲线。但现实情况却是,增长了一段时间后,我们的速度也渐渐放缓,因为我们受到了限制的因素。我们调整自身的时间安排,改变自己的社交圈,但似乎仍旧无法摆脱这样的瓶颈。因为在我们的身体内部存在着负反馈的机制,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们需要的就是深入系统,找到最为核心的问题,让自己重回指数式增长。

与此对应的,对于一个组织,组织的核心也是发展,不论是扩大成员数量或是增添影响力。很多时候,组织也会遇到增长陷阱,我们需要做的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深入组织内部,找到真正的问题,除去负反馈回路中的限制因素。

对于个人来说,个人成长的发动机是运动;而对于组织或企业,则是优秀的团队。

从个人的角度,我们想要让自身获得更为迅速的发展,需要不断地了解自身。比如我们需要探寻自己所声明的,与个人的心智模式是否相符,从而发现隐藏于个人意识下的真正症结。对于企业,则是探寻它所声明的战略与真正的执行策略是否相符。阿吉里斯提出的I 型理论与II型理论矛盾对于个人与组织是同样适用的。

而且当我们逐渐深入的去理解自身的心理,我们也就慢慢的理解了人性。人都是相似的,当你更多地了解了自我,你也就更能够理解他人。而你对自我灵活的驾驭与引领也同样适用于团队。因为你了解自己,你了解自己身上的懒惰,你了解自己内心的担忧与孤独,你知道如何让自己每天起床积极地去迎接生活。同样的,你也能够理解团队内部成员的苦衷,你也知道如何去鼓励他们不断前行,就像你不断地去激励自己一样。

领导的目的就是成长。我们总在说要去训练自己的领导力,但很多时候,我们只是只身一人,你真正要去做的就是不断地让自己成长,进步。因为这就是领导力的核心。

Marketing

在企业战略中,市场营销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好的产品
有时候提起市场营销或者销售,总让人良心上过不去。因为你知道自己宣传的东西就是一坨屎,自己都不会用的,反而欺骗别人去用。总是看到很多的广告设计人员40岁就收工不干了,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吧。

我觉得销售的核心还是好的产品。因为你的产品太好了,能够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极大的益处。去推销自己的产品实际上就是给别人带来价值,而且换个角度去看的话,如果不让别人知道你的产品,不让更多的人去用的话,这实质上是社会的倒退。所以销售自己的产品也就有了推动社会进步的使命了。

非常典型的例子就发生在特斯拉公司。当时马斯克发现公司的现金流只能够再维持公司正常运转一个月了,之后就没发给员工发工资了。这时候,伊隆把员工召集到一起,说明了情况的紧急,然后他号召所有的员工都停下手中的任务,全部去销售他们的汽车。就这样,大量不懂销售的工程师都走上了销售岗位,然而事情的奇迹之处就在于,经过三个月的努力,他们竟然达到了562亿美元的销售额。

这可是一群完全不懂销售的工程师和程序员啊,而这件事之所以能够发生则是出于他们对于自己产品的热爱。他们知道自己的产品很棒,能够给社会带来变革,而且重要的是他们所销售出的电动车实际上为顾客增添了价值。因此,他们喜爱去做,甚至为此而疯狂。因为他们能够给用户带来极大的价值。

所以在我看来,销售的核心就是非常棒的产品,每售出一份,就是给人类增添了价值。而这也是人类社会个人的意义所在,为社会增添价值。

Word of Mouth
但我们也不要忘记传说中最好的销售策略: word of mouth.
很多非常棒的产品(Google,Facebook,QQ),我们都能看到一个非常棒的销售曲线–that perfect exponential curve(完美的指数增长)。而这也都得益于word of mouth。

人类社会是由网络构成的,每个人都是这个巨大网络中的节点,而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则是节点间相互的联系。当你遇到了很好的东西,也会迫不及待的向别人分享与传播。节点越多,传播的力度也就越来越大,最终实现了病毒式的传播。而这体现在图表上也就是那条完美的指数增长曲线。 it is so beautiful.

销售误区
Paul Graham 曾说,很多的公司,开始时能够专注于成长,但是,公司的事物渐渐增多,很少能够有公司持续的专注于增长。很多时候,当我们发现销售额停止或者变缓时,第一反应就是–扩大市场营销的投入。

当然,通过扩大市场营销方面的投入,我们能够获得销售额的提升;但一旦我们停止投入,则会看到销售额的下降。于是我们就这样不断地循环往复。最终得到的曲线会是一条波浪型的线形增长曲线。

当然,这也是增长,但我们不应当忽略它的潜力–那条完美的指数曲线。
彼得·圣吉所说的转移负担模式恰好就是这种情形。没错,我们的确在解决问题,但是我们只是在解决表层的问题,而忽视了深层的问题。我们尝试不同的方法,但是来来回回,企业却并没有出现大的更新与变化,因为我们遇到了限制的因素。

这也就回到了增长的S型曲线上,因为存在着某种限制因素的影响,我们需要找到这个核心的因素,解决它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而不是一味的去销售。

开始营销
如何实现指数式的增长?在Ycombinator(硅谷顶级孵化企业,孵化包括Airbnb,Uber等),他们认为,做出令少部分人疯狂的产品比令大多数人满意的产品更能够实现病毒式的传播,最终带来指数级的增长。但是,万事开头难,我们如何开始销售自己的产品呢?

Sam Altman 说了Pinterest的例子。Pinterest的创始人会走入硅谷的咖啡厅,直接找到办公的人们,然后开始推销自己的产品。在他看来,公司初始的时候,需要recruit 用户。你需要径直走向自己的目标用户,直接把产品甩在他们脸上。(也许这样粗暴了点……)

因为你不知道用户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你需要招来最初的用户,根据他们的需要来不断地迭代自己的产品,最终才能够出现令他们为之疯狂的东西。不断地试错与迭代需要时间,我们需要耐心,我们真的需要。

指数增长的开始阶段是异常缓慢的。很多的人就想要通过增加市场营销投入来更快地获利。但是这是违背自然规律的,欲速则不达。也许短时间内获得了销售的增长,但长远来看,却是十分有害的。

因为根本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你的产品还是那么恶心,而我们将精力从让公司成长壮大,让产品做到完美中抽出,急于求成,反而失去了美好的未来。

资金是有限的,精力也是有限的,只有专注于最为核心的地方,才能够遇见那条完美的增长曲线。

当然,等到用户规模扩大后,我们需要考虑如何介入市场,广撒网还是集中投入。这就是更为复杂的话题了。但在公司起步阶段,只需要销售一小部分,我们真正需要做的是完美自己的产品,这才是问题的关键。